《Jedem das Seine》 各得其所。 執子之手,共育脂肪。 擺渡於東岸與西岸之間,如何讓東岸菽粟與西岸的樽實共享一樽俎。 如何食魚遇鯖,使之兩個共同挑食,卻不承認之互指對方難以平定,十餘又有餘之對疊靈魂,足以稱體裁衣,成為祿祿日常裏,一抹禕禕卻是稼穡難為中,最簡易卻艱困又令我愛不釋手的橘中之樂。 擺渡於東岸與西岸之間,我食,故我思。我食,故我寫。 您仍有族繁不及備載的問題,歡迎您蒞臨;
槑㕭的 2,211 位粉絲